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佩佩的第二春天

轻松生活开心每一天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  

2014-03-10 10:48:36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 


   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
  

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 

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
 

          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

             你在那里?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
 

    坦然与平静使我走过了那段特殊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坦然与平静这条纬线与善良热情的经线,织出了属于我的普通人的生命画卷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某年5月的一天,傍晚宁静的办公室,只有我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,是在写工作材料,因为白天纷杂的事务静不下心动笔。隐隐约约从办公大楼围墙外,传来不断的阵阵汽车喇叭的鸣笛声,同时参杂着难已分辨的嘈杂声。职业的敏感使我不假思索,闻声而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在昏暗的路灯下,看见一辆辆奉命驶入京的军车,被迫停了下来,头辆军车的轮子下躺着一群情绪激奋的学生,也有的趴在车头上,有的围着军车朝车内说叫什么;还有不少围观的群众;还有些什么人(便衣)在维持着秩序,疏散围截的学生,双方互不相让僵持着,现场已是混乱,当时若有人破坏的话,那场景很可怕。出于着急与善良和做人的一份责任,只想到双方只要平安无事,我没想太多,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一同说着:“学生是爱国的。”

      就 “学生是爱国的”这句话,在平息了动乱之后的清理阶段,却给我引来了一生永难忘却的大祸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那年是北方初冬尤其寒冷的一天,地方公安来了几位警察,说是要查那天我们单位组织和参加围截军车的人。我仍然与往常一样忙碌着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中午时分,我作为办公室主任参与接待他们,心中依然是坦荡荡的,席间一切正常,就在我离席去交费时,跨出门口,就听到里面几个声音不约而同:“就是她……”
     
         我有点晕厥了,这是晴天霹雳!我马上使自己快速平静下来,因为曾经的知青生活,告诉我,必须冷静,必须理智,必须面对,必须坦然,事到如今没有退路。
       我依旧谈笑风生的面对他们......
      
       我真的很冤屈,当时爱人出差在外,里里外外工作家务,还任着团委书记的工作,除此外,每天还要挤出大量时间,学习成人自学高考规定的课程。由于铁路系统的特点,我每天办公室、菜场、家门三点一线,与当地地方没有任何联系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几天后,一张传令,将我天天踏上往返去当地公安局的路上。

       天寒,心更寒!我已做好了将会发生的一切准备,不想连累自己爱人,执意一个人前往。爱人是位忠厚善良的知识分子,舍不得让我一人独去,他用自行车冒着刺骨的寒风,带着我去当地公安局。在那个非常时期的“漫天风雪”中送我,当我跳下自行车时,他总是平淡的说:“我会等你的!”这平静而朴素的话语,让我这个曾喝过老知青这杯酸甜苦辣酿的酒的人,忍不住潸然泪下,点头、转头、擦泪……
       
       我在冷清加寒冷的,带着威严肃静的,还有几分神秘的,对于我来说万分陌生的门口等待着。我只好不停的来回搓手和跺脚,来驱赶寒冷和心中不时涌上的不明恐惧。至今也不明白,从不做坏事的我,热心善良的我,到了这种环境,竟然也会有点怕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门卫老大爷不时的从玻璃窗内向我张望,最后老大爷走出来,还是朝我上下打量一番,估计他在心里在琢磨,是抓来的小偷吧?没有被人打推拉扯过。是来控诉家暴的吧?衣服头发很整洁。他用亲切的河北口音让我进屋取取暖,踏进门,一个燃着火的大盆中飘出红红的火苗,霎时心绪和身上暖和起来。

        老大爷轻轻的不解的问我:“姑娘,姑娘,你为何来这?”
        我回答;“我在那现场说过学生是爱国的话。”   
        “腐败要反!” 老大爷的字语铿锵有力,但我却接不上茬。

       每天繁忙的工作、家务、自学关心不了他事,自叹不如老大爷。不过善良真挚的老大爷给了我至今永远铭记的东西!老大爷,今天仍我含着热泪向您老说声:谢谢!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被带进一间不大不小的空旷的屋子,屋中央一头摆放着两张桌子,坐着几位好似熟悉的面孔,奥,想起来了,一起吃过饭。另一头也摆放着一张小桌,坐着一位速记员。中间有一个木凳,当然是我坐的地方。在我面对的墙上,几个特别醒目的大字,在其他地方,其他场合是看不到的大黑体:“坦白从宽抗拒从严”。询问在“姓名”、“年龄”、“单位”、“职务”冷漠的问答中开始了,一生惟有的受审。此刻猛然感到,与曾坐在主席台上的那份感觉截然不同,心房一下掉进了万丈冰窟。“那天去过什么地方?”“找过什么人?”“说过什么话?”我一一平静的阐述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老实交代!”
        我又平静的阐述一遍。再阐述一遍。

        头几天就是不停的阐述。后来他们话锋一转;“你手里拿着什么反动宣传材料?”
        我突然惊醒,“这是我从办公室带回家要写的工作总结,是听到声音才来到现场的。”

        可是没有人能证明我拿的是工作材料,世上竟有如此的巧合与冤枉,纵然浑身是嘴,我也诉说不清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我拿什么来举证?我更不想让他人出来举证,这种时候,这种大势,我明白,只有我一个人来担当。我依然不惊不悲不吭,平静与坦然着。

        “你为什么去学校去动员学生出来拦军车?”
        “我天天三点一线,不接触社会。不知道哪里有什么学校。”
     
         最后有一个大声说:“你明天起,以后你不用回家了,把被褥带来。”
         我居然是如此的平静回答:“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我的回答也使他们惊奇了,现在回想起来,常要问自己,这话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吗?
      
        公安人员到门外去商议着什么。速记员让我看笔录,我就像一位母亲一样,把眼前的字字句句当作自己襁褓中的婴儿,生怕有啥闪失。有与我诉说与事实不符的,我坚决要求更正。最后我堂堂正正的签上代表我的符号,摁上自己的圣印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 整个过程,我唯有一句不实话,“看见你们单位、你手下的团员青年有去过现场的吗?”“没有。”
     
        整个过程,我也从心底感谢公安人员的政策水平。毕竟我是怕逼供信的。最终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没有找到。没想到就这样结束了审讯。
   
         每天 冷漠的受审结束后,回到单位,把所有的委屈与泪水塞藏在心底。把自信与微笑涂抹在脸上,一头扎进繁忙的事务中,上午下午浑然是判若两人。但是回到家里,这种伪装自行崩溃了,我冷漠了我的老母亲,至今想起来心里至今痛痛的,这辈子再也无法弥补上了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 整个事件中,我要谢谢一位单位的门卫阿姨,当我心烦意乱一人外出散心时,是她一个普通的文化水平不高的妇人,在特殊时期能有如此的大善举,机警的把我拉进房间,告诉我这些天不要外出,门口有公安的便衣在盯你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更要谢谢一位有正义感的同事,是他力争几次,说服地方公安,因是设计单位,坚持用传令的平缓方式,才避免了警车开道来单位“请我”的窘境。我会永记住永远感激这位正义同事的大恩大德!
    
        说句心底实话,是曾经的知青生活给了我这种平静与坦然,给了我勇气与智慧。否则在那种大布告铺天盖地的大势下,吓也要被吓死。也会让你承认啥你就承认啥。只要承认了一切,也就没有了一切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岁月无情,几十年过去了。当年的风腥血雨早已荡然无存。但我的心中仍有一大谜惑,此人是谁?与我相像姑娘是鬼是人?怎么来无影去无踪?我把单位的职工家属都数遍了,毫无收获。
    
         几年后在上海,一次中午同行聚餐时,单位老职工儿子说起了那次动乱,他带着上海交通大学的女同学住他父母家,也就是与我同住的大院。我的心脏像打了强心针一样,猛地跳起来追问他。老天啊老天!你苍天有眼!让我知道了几十年前的实情!可是现在知道了,又能怎样?在特殊的时间段里,我也会想起此事。把手放在胸口,一次次问自己,当年若知道是这位女学生,我会保她吗?我会把她供出来吗?我也无法说清楚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一旦抓住她......
     
        生活有时像个无赖,经常会向人们抛出一个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玩笑, 当年我兼任职的团委,获得铁路系统的先进团委光荣称号,至今我仍读不懂这一切,但是我依然热情着,善良着,看到新分配来的农村大学生患病,看到家是农村老职工孩子患癌症,组织单位大型募捐活动,仍把爱洒向人间,我今生无悔——

        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        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 





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【原创】与我长的很像的姑娘你在那里?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—
 
ji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