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佩佩的第二春天

轻松生活开心每一天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  

2014-01-26 16:53:14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
 

 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  

  

  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     作者;唐佩佩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脑型疟疾症状,是抽搐,低血压,恶心,高热共济失调等。引起意识损害,休克,昏迷,昏迷为1-----5天,从发热到昏迷48小时。不能被唤醒,眼睛睁开,上肢屈曲,下肢伸直,出现惊厥。高热、寒战、昏迷、抽搐,是重症患者,会死亡,死亡率极高。

    现在的观点是,我首先要健康!!可惜,40多年前十几岁的大孩子啥也不懂。这种怪病却摊上了我。应该说是亚热带雨林蚊子叮咬后感染的。


    在云南西双版纳水利二团500多天的日子里,是我一生中难忘的日子。在这片土地上,我感受到了人世间最珍贵的纯真情谊。也品尝到了恶病的磨难,其中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,至今历历在目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

  1970年6月我与战友黄粉妹(没有上过学)是一帮一,一对红活动中的对子,帮助她学习文化,半年后她学会了写简单的家信了。一旁就是咆哮的南腊河。

 

   1971年4月的一天,我突然头痛乏力昏睡在床上,这时还能时续时断有一点点意识和记忆,隐约还记得卫生员为我量体温;“高烧41.6。但没有药,用酒精棉擦吧……”

   所有人全部上了水利工地,我一个人浑浑噩噩、昏昏沉沉,已昏死在宿舍。

  时隔40多年,无法想象当年的命运悬机。

  是团部金金战友来连队找我要材料,工地不见我身影后就找到宿舍,见我已昏死。是金金敏捷的决定,为抢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   现在我也想象不出她瘦弱的身躯是如何将我搬下床?如何把我弄到渡口?如何把昏死的我搬到竹筏上,如何手拉铁环在钢绳上移动,渡过川急的南腊河?如何将我搬下竹筏从河边爬上坡?

 第二个微弱记忆,是金金在公路上挥手疾呼的瞬间画面。通往团部和勐腊县的公路上,平时车辆极其稀少,偶然见军车通过。

  碰上了命运中的贵人,军车将我送进了团部医院。

  第三个记忆,也是重生后的第一眼。 我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圆圆大大的聚光灯旁,围着一圈陌生的人头,他们注视着我......我试图着动弹,发现双臂被固定住了.....慢慢知道自己在勐腊县医院的病床上,这是我重生后第一眼所看到的世界

  在住院的头几天时间里,从勐腊驻军老军医口里我知道,当晚是两位在勐腊县医院执行三支两军的女战士,晚上巡逻时,发现有几位上海女知青抱着一个人在哭泣.......女战士问清情况,知道医生已作了检查,心脏停止跳动不再收治了。

  是这两位女战士立即向部队首长汇报,驻军第一时间派来了医生抢救。 

  几天后,这位救我的军医来到我的病床前,高兴得告诉我说:“小鬼,你命大啊!那天晚上,你眼睛瞳孔已经放大,心脏与脉搏已检不出,最后在你的脚腕处有点脉息,我们才抢救的。你是我从医几十年来,唯一救活的脑型疟疾病人啊!!!你知道吗,我们的战士在这一带,只要得这个病,都救不活的。”我睁大眼睛不明白啥是脑型疟疾?军医告诉说;脑型疟疾是疟原虫到大脑,很难救活的呀!你脱险了,我放心了。”

    我一个18岁的女孩子,又不学医,不懂医,压根从未听到过这要人命的怪病。不仅如此, 我更无知的是,在住院期间,当我咽不下药片时,自己却偷偷的将药片都藏起来。 回到连队后,把一个手绢包裹的一包药片打开,给指导员看。这一看不得了,指导员立马瞪着眼睛,吼叫着,用手指戳着我的脑门厉声说:“你是个小憨包!”当知道我是自己强烈要求出院时,指导员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大发脾气,说:“病没好,你自己要求出来干什么!”指导员气得转身就不理我了.......

   当时在医院注射用的是很粗的大针头,护士小姐没法找到血管,最后每次打针失败后,让我将注射药水与针管中的回血一起从口腔喝下去.....

   指导员曾是一名军医,他知道这病的严重,必须彻底治疗与康复。事情是这样的,有战友来医院看望我时, 告知:“团党委会议已批准,你已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!”这个喜讯让我兴奋不已,激动得彻夜难眠,开始按捺不住了,提出要回去参加水利建设的请求,被医生驳回了。后来又写了份血书,表达自己坚决要回去的意愿,医生看到我决心已定,只好同意我出院。不过这位四川籍的男医生,做了一件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事,他亲自拿了一颗药片,走到我面前说:“小鬼,你非要出院,现在就当着我的面,把这片药吃了……”

  战友来看望我时,从连队带来了6个鸡蛋,在当时这是最大的奢侈品,500百多天的时间里没有吃过一个鸡蛋,而且我自己还是司务长呢!鸡蛋我有权只给重病号吃。

  当在医院看到一位瑶族老人患重病,用一个铁皮灌,放点红豆煮煮,没有任何菜时,我将这6枚鸡蛋送给了,比我更需要的营养的瑶族老人。

  在出院刚回到连队的日子里,走路也感到人飘飘的,好像没有腿脚,头也昏昏的,我谁也没有告诉,依然强韧着奔波在工地上.....

  后来在思茅五七农场的学习班时,又是高烧伴有寒战,在思茅部队医院,我接受了第二次治疗。可是三个月后,发生了一件令人十分难堪的事,当时在机关上班,一天科长问我要几个重要文件,我却什么也记不清,该文件放哪?脑子一片空白,失忆了。同事们开始怀疑我的智商,我只好告诉他们,几个月前我刚得过脑型疟疾。

   好在以后的时间再也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。为了与曾经的疾病作抗争,在以后的几十年时间里,工作之余首选就是学习,先后自学取得了大专和财会与人事资质等证书。

     (当我第一次探亲回家时,母亲拥我抱头大哭,是因为当时连队战友将我得病消息写信回家,确切告知我已死亡。)

 在起笔写这篇文章时,我查阅了有关脑型疟疾的资料。看得我汗毛直立,倒吸冷气。真的庆幸是阎王将我踢出门外,否则十八岁的我早已夭折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 

  1971年3月在连队任司务长时的工作留影,业余时间记账—— 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我更要大声呼唤:感谢第一时间将我送进医院的金金战友!感谢团部医生!感谢勐腊驻军医生的抢救!感谢勐腊县医院的医生!感谢关爱我生命的所有人!

    本文意在感谢在我生命危急关头, 给与我重生的人! 谢谢你们!!! 



    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     




【原创】难忘的融入生命中的记忆—— - 佩佩 - 佩佩的小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